迎着军旗去采访

时间:2022-08-01 15:07:22 来源: 阅读:4559

http://img.toumeiw.cn/upload/images/20220801/e33c300d85506030613a95dc21ebe734.jpg

八一前夕,小英不期而遇的是一位老兵,一位有着深重红色 情怀的老兵。

他是三好尚学的董事长马行余,在访问之前,我们对他知之甚少,只是隐约的知道他正在搭建一个社会型的培训教育平台,在为有需求的学员和有实料的师资做链接,解决学员免遭诸如翟山鹰式的培训陷阱,和解决优秀老师因自身低调,或不愿主动营销而导致学员不多的问题。

他说:良师良课要战胜劣师劣课,还培训界一个朗朗晴空,除了同行师资要站出来义愤填膺的抵制和揭露劣师劣课外,还要在程序上有行动,要有人甘心做绿叶,情愿做幕后工匠,要愿意动手去做搭建行业渠道,建设行业平台这样的基础工程。

他不是在呼吁,他就是那个开始行动的人。

因为在他的境界里,疫情越是时断时续,学习就更要继续。因为培训和学习是高能生产力,是企业团建的助推器,是从业小伙伴们隐形的翅膀,是小微企业华丽转身和升级的适量催化剂。可以说,没有学习力的企业注定会被市场竞争淹没,不愿学习的个体一定会被滚滚向前的时代抛在脑后。而第三方教育,比企业内部培训的效果更好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,因此,培训行业需要一个伟大的,能够厘清良伪的,可以保证双向利益的平台。

关于马老师的创业宏愿,谈的很多,但更多的话题,却是不约而同聊到的八一,聊到的红色军队的发展历程。话锋起因源自马老师企业的名称:红团文化。

什么是红团?为什么要做红团?

谈及此话题,看似稳重的马行余老师,便有些激动,关于1927年后的红军历程,他如数家珍般的娓娓道来。

从南昌城头的第一声枪响,到秋收起义的镰刀斧头;

从黄麻起义后的红军对联,到广州起义后红军冠名;

从文家市转兵的危机重重,到三湾改编的重大意义;

从芦溪遭遇战的德铭牺牲,到井冈山上的红旗攒动;

从黄公略王尔琢和季振同,到平江宁都百色的起义;

从龙源口七溪岭和大柏地,到水口沙田古田等会议;

……

相遇便是重逢的绵绵话语,把一个时代的民族英雄们的画卷在他雅致的办公室里铺展开来。一个个红色八一的英魂,一组组可歌可泣的故事,在空气中浮现。

这是一次难忘的采访,是一次红色历史的重温,是一次感恩先烈的交流。

八一,你好!八一,不朽!八一,万岁!

向解放军致敬!